摘要:

约1920年,中国封建社会娃娃亲照

婚礼,至今仍是现代人生命历程中最重要的一幕。如果问婚礼起源于何时,可能很难考证,少说也有几千年了,但我们今天的话题是从照相机中看不同时代、不同婚礼形式的变化。由于摄影术的发明仅一百多年,因此我们的话题也只能从百年前谈起。


时代•婚礼•影像

撰文/李英杰 图片/李英杰提供

婚礼,至今仍是现代人生命历程中最重要的一幕。如果问婚礼起源于何时,可能很难考证,少说也有几千年了,但我们今天的话题是从照相机中看不同时代、不同婚礼形式的变化。由于摄影术的发明仅一百多年,因此我们的话题也只能从百年前谈起。

摄影术发明,公认的时间是1839年,发明后不久就随鸦片战争的炮火传入了中国。而有幸的是自鸦片战争之后的中国百年的变化,被摄影用真实的影像记录了下来,其中包括中国人的婚礼变迁。

一个世纪以来,中国经历了急剧的社会变化,战争、疾病、军阀混战、直至新中国成立……其中,中国人的婚礼经历了由封建传统旧形式向西式婚纱新形式的过渡,发展到现在多种形式共存的巨大变化过程。

寻找早起封建式婚礼照片的原作已不容易,这是因为摄影术发明较晚,中国经济落后,最初又对摄影术表示怀疑,认为是妖术,会把人的血或灵魂摄去,故不敢轻易尝试。早期封建婚礼仪式繁杂,头一天甚至连新娘的真面目也不得见——一直蒙着盖头。整个仪式没有给摄影师留一点“创作空间”。因而,能留下摄影照片的可谓凤毛麟角。

现在能见到的几幅婚礼照片,也多为外国旅行者或传教士以猎奇纪实的目的拍摄下来的,且表现呆板、毫无生气,这是由于封建思想束缚。青年男女之间不能公开相近所至。这种状况直至上世纪30年代,中国戏院和电影院座位还要男女分开;朋友或亲属合影留念,妇女也是极少能有资格加入。

我有幸收藏到几幅中国早期特殊婚礼的照片,其中几幅很形象地记录了当时的畸形婚姻,一幅大约拍摄于1900年左右,一对新人完全按旧式婚礼着装:新娘凤冠霞披,新郎着九品官服——这是封建社会只有在新婚之日才能破例穿着的官服,称“小登科”。但照片中新娘形象有点不近人意,简直像一位老母,衣着显得十分陈旧肥大,叫人看着极不舒服。但这种服装却有说头;闺秀出嫁要穿借来的旧棉衣,无论冬夏,且宜肥大,穿过的人越多越好,称为“子孙袄儿”,象征着子孙万代。与这幅相反的是另一幅童养婚照,童养婚早在先秦时代就已形成:未成年女子,养于男家,待成年后纳为男子妻妾。童养婚形式,和封建社会买卖婚姻分不开,大量的彩礼及嫁妆,而又有家贫无力养育女儿者,于是就有了先将未成年女子收养于男家,待时机成熟后再完婚的方式。童养婚会造成男女年龄上的巨大差异,会形成“小媳妇”或“小女婿”的现象,照片中女方不像男方的妻子,反而像一幅父女合影照。但在封建社会,女儿是不能与父亲平起平坐,只能站立在一侧。

我所收藏的老照片中还有一幅“娃娃亲”,从形象上看,新郎新郎均是未成年的孩童,虽衣穿新婚礼服,但脸上却充满孩童的稚气,还有一丝迷茫的情感。这些不合理的婚姻,直至新中国成立后才明令禁止。

辛亥革命之后,西式婚礼首先在中国沿海开放城市流行起来,后又波及内地、传入京城。由于新式婚礼简化了很多繁杂的程度,又去除了封建迷信色彩,所以首先在上层知识分子及政界一些知名人士中受到欢迎。1912年清华大学一教授采取新式婚礼,证婚人是胡适,公开宣布不请客、不收礼,只收非物质象征性纪念品。就连封建末代皇帝溥仪,也在大婚时采取西式婚礼仪式,并拍摄了不少照片。但令人可悲的是,新式文明婚礼在当时贫民中推广却倍显艰难,由于爱面子、讲虚荣、怕被亲友笑话,宁可债台高筑也要坐花轿、吃酒席、送大礼。也有人认为这种形式有好的一面,一个新家庭的成立需要资金,一时难凑,在婚礼上请客收取亲友红包,类似众人资助,有时收入大于支出,能解决一时之难,所以这种习俗至今仍在贫困地区流行。

西式婚礼最初传入中国,与旧式婚礼风俗发生了激烈撞击,在倡导与形成过程中又各取所好,于是提出五花八门的方案,所出各种版本的婚礼大全,结果搞得新旧参半、不伦不类,表现为乘花轿、坐汽车、骑马各取所爱;中乐、西乐混杂齐奏;新郎新娘中式西式服装混穿,当时有诗讥讽:某市结婚不论谱,大个喇叭小个鼓,半新半旧分不清,活像北京耍老鼠。直到上世纪30年代后,西式婚礼才在中国大中城市定型,且把婚纱照列了进去,那种不土不洋、不伦不类的婚礼方式就不多见了。

1949年解放后,中国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人的思想意识也发生了根本变化。在城镇旧式婚礼已不多见,豪华的西式婚礼也被冷落下来,简单节俭成为时尚,婚礼带有更多的娱乐性。新人穿上新衣拍幅半身合影照就满足了,且多为二英寸黑白照片,也有的追求色彩,采用人工上色技术使照片更艳丽,那时彩色照片还没有在中国市场上流行。

“大跃进”时代是个特殊的时代,人们思想激进,经济进入非常困难时期,我曾记得在农村上小学时,村里每逢有人结婚,绝摆不起酒席,就连一个窝头也供不起,但形式还是要有,于是会听到村头大喇叭中叫喊:“今晚某某家办喜事,请大家自带饭碗到公社食堂去喝汤!”凡参加婚礼的,都可以喝到一碗找不到油滴的白菜汤。但大家都很快乐,几乎全村社员都会出席捧场。

“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婚礼也很有特点,亲朋好友送礼讲革命性,红宝书、语录画、带语录的镜子会堆满房间。我的婚礼恰在文革后期,送礼开始讲究实用,于是收到几十个肥皂盒、十多个脸盆、七八个热水瓶。如今已过去了30多个春秋,但这些物品至今还未用完。文革时无论旧式,还是西式婚礼都被批判为封、资、修的产物,被彻底否定,因而结婚双方穿上中山服,拍张半身照就是完成重要使命了,有的在拍照时还要手握“红宝书”——毛主席语录本,胸前佩戴毛主席纪念章。

真正的思想解放式自由婚礼,还是进入到改革开放以后,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思想观念的更新,五花八门的婚礼之花竞相开放,不但西式婚礼越搞越豪华,就连多年未见的中式旧婚礼也因个人喜好重新风行起来,无论乘高级轿车,还是骑马乘花轿,都已让众人见怪不怪。中老年人见如今年轻人这么幸福,在悲叹自己没赶上好年华的同时,有不少夫妇竟采取“补照”的方式,重新进入婚纱影楼,巧梳打扮,让摄影师为自己拍上一组婚纱礼服照,以圆年轻时未能实现之梦。

当然,也有不少年轻人思想更为“开放”,采取独身主义,或同居而不婚、结婚不举行仪式的方式,到时拿几块糖请大家吃就算声明已婚了;还有的不声不响,到时候抱出个大胖儿子来,才知道他早结婚了。

但结婚毕竟是人生中一件大事,在条件允许的今天,办得热闹些并不是错误,只要是合法挣来的钱,把婚礼办得热闹些,把快乐与大家分享,总比在高楼中关起门各过各的日子、老死不相往来好得多,因为人毕竟生活在社会中,相互之间还要保持一些友好的联系,而结婚恰是这种加强联系的一种有效手段。对于我们摄影人,用相机不断地记录下这些难忘而有意义的瞬间,把不同时代的婚礼影像留给后人、留给历史,也是对完善人类发展史的一项重要贡献。

(注:以下老照片为李英杰收藏)
约1910年,中国封建童养婚照
约1910年,中国封建童养婚照

约1920年,中国封建社会娃娃亲照
约1920年,中国封建社会娃娃亲照

1940年,中国男子“续弦”婚照
1937年,中外结合的新婚照

1937年,中外结合的新婚照
约1935年,标准的西式婚礼照

约1935年,标准的西式婚礼照
约1955年,人工上色的结婚照

1966年,文革期间的结婚照
1966年,文革期间的结婚照

2008年,哈尔滨松花江畔一对新婚夫妇拍摄婚纱照,李英杰摄
2008年,哈尔滨松花江畔一对新婚夫妇拍摄婚纱照,李英杰摄

2008年,奥运开幕日等待新婚登记的情侣们,李英杰摄
2008年,奥运开幕日等待新婚登记的情侣们,李英杰摄

(本文发表于2008年第12期《中国摄影家》杂志)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