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胡同人 李英杰摄
《胡同人》系列作品 李英杰摄

北京,是一座古老而又现代化的大都市。
说古老,是因北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周口店地区生活在50万年前的北京猿人,从那时到现在,北京地区一直是人类重要的活动区域。北京作为城镇的最早文字记录,,应在周王伐纣时期,有“武王克殷反商,未及下车而封黄帝之后于蓟”的记载,春秋战国时期,蓟一直是燕国的都城,其地址在今北京广安门稍南数公里之内。
公元938年,辽国在蓟城基础上建立了幽州,称南京,并作为陪都。公元1 1 5 1年,金海陵王夺取中原,正式在北京建立金中都城。但北京做为震惊世界的大都市的诞生,还要数公元1279年元大都的建立,其后又历经明、清二代,以及民国诞生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使北京有建都800多年的历史。
北京的古老历史给我们带来了优秀的传统文化和丰富的民俗风情,无论是皇城故宫,还是王府胡同,都以其特有的东方之韵吸引着中外游客,在紧张的工作之余,你尽可或荡舟于什刹海湖面之上,观察体验看京城平民生活;或到西山皇家园林之中,了解当年帝后生活的豪华与奢侈。
北京又是—座现代化的世界大都市,这里日新月异,每日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随着经济的发展,城乡的差别在逐步缩小,大批外地人口涌入北京,使北京变得更加宽容,更加开放,更具魅力。这些创业者凭着自己的勤劳智慧,在这座大都市中寻找机遇,追求幸福,改变命运。北京已成为中国乃至亚洲的经济文化交流中心。
劳动创造了人类,人类书写着历史。记录历史的手段多样,除文字之外,最形象最直观的应是影像,时至今日,用影像纪录历史的最好方式仍是摄影。
摄影术不是中国人的发明,它是伴随着鸦片战争的炮火打进中国来的,公认中国最早的一幅照片是由法国埃及尔于1844年给清朝两广总督耆英拍摄的半身小照,采用银版法,原作现存英国博物馆。当摄影术最初迈进北京皇宫大门后,并没有受到“老佛爷”慈禧太后的欢迎,她认为这是西方洋人的妖术,是乘人不备在黑匣子中偷偷将人的灵魂摄了过去,很不光明磊落,因而最初禁止在宫中使用。倒是年轻的珍妃比较容易接受新生事物,不但自己喜欢摄影,还偷偷在皇城中开了个照相馆,但也因此被太后发现遭到忌恨。
但好的事物终将不会被埋没,摄影术在中国很快得到发展,并与中国传统文化相融合,中国早期的摄影家用它记录了近代中国人民的革命历程和生活变迁。老北京人的衣食住行在这些早年影像中均有记载,我们尽可在空余时间去仔细观察照片中的每一个细节,或许从这些细节中会回忆起一段已经淡忘的历史和民族遗风……
我们不是盲目的怀旧者,老北京有很多美好的回忆,但也有更多的痛苦与遗憾。旧北京的贫穷与落后与今日现代化的新北京相此真有天地之别,因而用影像反映这—强烈的反差也是我们每个摄影人的历史职责。
近年来,北京摄影家为表现北京人的生活拍摄了大批优秀的摄影作品,为了反映北京人生活这—主题,我从自己近若干年拍攝的上万张反映北京人生活的作品中选择了这些影像编辑出版了这本小册子奉献给亲爱的观众。
有必要说明,这次编选的宗旨是强调了摄影应“取自平常生活,真实纪录为本”原则。力图打造一部现代清明上河图。我认为摄影家应从平凡的生活中提取精华,美存在于我们日常生活中,时刻等待我们去发现。但美的前题必须是真实,只有真实才可信,只有可信才能感人。形式的表现只是作品美丽的外衣,但要可体,过于宽大或过于窄小都不合适,过分在形式上玩弄技法,会让观众感到一种过分的外在浮华,而失去对摄影作品灵魂的表现,或根本找不到活的灵魂,表现出来的只会是—位表情冷漠的模特.一幅虚假的剧照,或者可以说仅是—件美丽的动物标本。我这些照片都是在不干涉对象的原则下抓拍出来的。
摄影家是历史的纪录者,就要迎和历史反映时代,而不是幻想让时代跟随我们所谓创作空间走。如果一心只幻想着去“加工”臆造一些生活中并不存在的影像,其结果只能生产出一批不真实,不感人,毫无历史价值的影像垃圾。
我们不否认艺术家的个性,没有个性的艺术家不是出色的艺术家:从某种意义上讲:艺术的个性应体工队现在形式的创新和题材的挖掘中。在创新的展示过程中,有争议是正常现象,没有争议的东西绝对不是鲜活的东西。
世界上不存在“十全十美”的东西,有缺憾才会有动力,才会有希望,有意味。不平衡的瞬间才有动感,“人往高处走,水向低处流。”有差异才有奋进。有些摄影人为了追求自己作品的“十全十美”,不得不去摆布,臆造,甚至不择手段地去弄虚作假,其最终结果是自欺欺人,反而使作品落入恬俗的境地。喜爱“摆布”拍摄的人常认为自己是在捕捉“幸福”,什么是幸福?幸福存在于真实的平常生活中,存在于油盐酱醋中,存在于创业者的酸甜苦辣的体验中,没有经历过苦难的人永远也体会不到幸福的快乐。因此,我们不要误以为只拍摄些无辜的笑脸就捕捉到了‘“幸福”。
但生活在北京是幸福的,这种幸福可以通过这本小册了中的真实影像去得到验证。
我们曾一起走过“从前”,血与泪,苦与乐都值得回味;我们还将走向“未来”,或奉献或索取都在演绎历史。做为摄影人,我们想得到更多收获时,应该首先去努力耕耘。但愿大家都能通过白己手中的相机为历史留下一些更有价值更有意义的珍贵影像。
2005年于北京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