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摄   影   秘   笈
    劳动创造了人类,人类书写着历史。记录历史的手段多样,除文字外,最形象最直观的应是影像,时至今日,用影像记录历史的最好方式仍是摄影。
求 真 为 上
    我们鼓励摄影家从平凡的生活中提取精华,美存在于我们日常生活中,时刻等待我们去发现。美的前题必须是真实,只有真实才可信,才能感人。所以,在“真 善 美”的排列中“真”永远占第一位。
谈 形 式
    形式的表现是作品吸引人美丽的外衣,但要可体,过于宽大或过于窄小都不合适,过分在形式上玩弄技法,会让受众感到一种过分的外在浮华,而忽视对艺术作品灵魂的表现,或根本找不到活的灵魂,创作出来的只会是一位表情冷漠的模特,一幅虚假的剧照,或者可以说仅是一个美丽的动物标本。
时 代 感
    摄影家是历史的记录者,就要迎和历史反映时代,而不是幻想让时代跟随我们的所谓创作需要走。如果一心只幻想着去“加工”臆造一些生活中并不存在或已过时的影像,其结果只能生产出一批不真实,不感人,毫无历史价值的影像垃圾。一味地迎合市俗的需要,即使一时获个奖,也经不起历史的推敲。
艺 术 家 的 个 性
    我们不否认艺术家的个性,没有个性的艺术家不是出色的艺术家。从某种意义上讲:艺术的个性是作者认识世界和观察世界的独特体现,也表现在形式的创新和题材的挖掘中。在创新的探索展示中,有争议是正常现象,没有争议的东西绝不是鲜活的东西。
求 全 之 误
    我们向往十全十美的事物和平衡的瞬间,但世界上很难找到“十全十美”的东西,有缺憾才会有动力,不平衡的瞬间才有动感,“人往高处走,水向低处流”,有差异才有奋进。有的摄影人为了追求自己作品的“十全十美”,不得不去摆布,甚至不择手段地去弄虚作假,最终结果是自欺欺人,反而使作品落入恬俗的境地。
幸 福 观 
    喜爱“摆布”的人常认为自己是在完成“高于生活”的使命,是在表现“幸福”。什么是幸福?幸福存在于真实的平常生活中,存在于油盐酱醋中,存在于创业者酸甜苦辣的体验中,没有经历过苦难的人永远也体会不到幸福和快乐。因此,我们不要误以为只拍摄些无辜的笑脸就捕捉到了“幸福”。
评论区
最新评论